朱军首次就性骚扰疑云一事回应:我承受了巨大耻辱
本文摘要:明星网为大家提供, 明星娱乐八卦新闻, 明星绯闻,影视资讯,音乐资讯,八卦爆料, 娱乐视频等

12月21日晚,微博名为“一位有点理想的记者”在微博上就朱军与弦子的案件进行了详细的梳理和调查,除了实地走访当年案发现场外,该记者更是记录了朱军首次就此案的相关回应。

而朱军在深夜也转发该记者的微博并于社交平台上首次表态:

这位记者通过很多人找我,我没接受采访,但文内容的确是我跟朋友谈过的话。这两年多我承受了巨大耻辱,一直未发声因我坚信清者自清,相信法律。我负责任的对所有观众说,我从未触碰过那位女士一分一毫。我希望,毫无证据的就给人处以私刑,到我为止,不会成为社会惯例。

在采访中,朱军明确表示在案发前完全不认识弦子,包括案发当天也不认识,之所以不回应,是被纪律要求所限制,其次,朱军虽然承认可能对弦子说过一句“你长得很像我太太”的话,但朱军表示这只是为了缓解气氛,也否认与弦子有肢体接触,包括在当时被警察找上门时,朱军仍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最后,朱军自认是受害者,也表态相信法律迟早会给自己一个清白,至于庭审情况,朱军以不公开审理的因素拒绝了透露。

在弦子和朱军两人的笔录中,两人对于事情经过的说法迥然不同,弦子表示朱军对其猥亵过程从开始到结束持续了整整40-50分钟,途中,有两位工作人员、两位观众以及郁钧剑和其团队先后进入,每次有人进入,朱军就暂停,人一走就继续。

但朱军的说法是两人只是聊天,没有发生任何肢体接触,跟没有发生所谓的性骚扰。

两人的说法完全不同,这就说明了其中肯定有一人在撒谎。

但该记者也首次曝光了当时的案发现场,据该记者的实地调查,该案发现场是位于央视老台的K127号化妆间,我们从记者提供的照片来看,不难发现该化妆间两面都是镜子,没有任何遮挡物,其中,照片中被圈标记的位置,也是当时朱军所坐的位置。

其次,该记者也获悉化妆间并非朱军一人独用,包括大门在使用期间也不能完全关闭,而平时房间里有人化妆时,房门也正如图中所示,一半遮掩一半打开。

公开的场合,那么朱军是如何在多人先后进出的情况下,做到没有露出丝毫痕迹,而对弦子进行45分钟的“性骚扰”呢?包括记者采访了其中一位目击者,对方也表示完全没有发现朱军有任何行为上的不妥。

从此次采访中我们可以看出,这个案件依然疑点重重,事情的真相到底是怎样呢?

内容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