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寻四川九龙猎塔湖“水怪”疑似消失千年的克柔龙
本文摘要:因为气候寒冷,猎塔湖冰面早已冰封,但冰封的湖面上却出现多个不规则的窟窿,当地马帮人说,水怪为了在冰封的湖面上呼吸撞出来的!所有上山的人都亲耳听到了冰面

  猎塔湖是四川省甘孜州九龙县境内的一个高山湖泊,位于九龙县东北30公里处,海拔4300米,面积为0.06平方公里,景区四季风光奇异,秀丽迷人。由于地处密林深处之上的雪山,以往少有人知,近年来,频传湖有“水怪”,猎塔湖渐渐引起世人的注意……

走近猎塔湖

  今年“五?一”大假,环保组织“绿色江河”在全国组织了一批特别志愿者,由西南向东徒步穿越贡嘎山南坡,对当地的自然生态环境状况进行调查,我和另二位志愿者何天贵、邓文负责驾车接应。我们将大家送到徒步出发地——康定县的六巴乡后,在接下来空闲的几天内,决定到离这里不到百公里的猎塔湖走一趟,去探寻那里的“水怪”。

探寻四川九龙猎塔湖“水怪”疑似消失千年的克柔龙

  5月4日下午,我们驾着越野车从六巴乡出来,沿着康九公路向九龙方向行驶。公路是修建不久的柏油路,很平坦。翻过海拔四千多米,雪山连绵的鸡丑山不久,在离九龙县城17公里处,路旁出现一块小木牌,上面写着“猎塔湖风景区11公里”,顺着箭头指示的方向,我们由此左肓司扒缆贰

  汽车在新修的简易土路上,沿着山沟蜿蜒而上,路旁开满了各种颜色的杜鹃花,山上的林木郁郁葱葱,清澈的溪流顺着山沟跳跃而下,虽然还没有正式进入景区,但已经让人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行驶了约11公里,绕过一个山弯后,眼前出现了一片开阔的草甸:嫩绿的草地,象铺了一张绒绒的地毯,清凉的溪流静静地从中流淌而过,四周原始森林遮云蔽日,再往上是一座座峻峭的雪峰。草地边依山新搭建了一排小木板屋,猎塔湖风景接待站到了。

探寻四川九龙猎塔湖“水怪”疑似消失千年的克柔龙

  车刚停稳,接待站的藏、彝族朋友便跑上前来,热情地迎接我们。提行李、背东西、安排住宿、沏茶倒水,让人有一种回到家的感觉。

  听说我们来了,正在山上负责景区开发工程的总指挥,九龙县旅游局副局长,业余摄影家、也是老何朋友的洪显烈和副总指挥,彝族诗人尔塔很快从1公里外こ讨富硬扛侠矗颐窍晗介绍了景区情况及有关猎塔湖“水坚”适隆

  猎塔湖风景区,主要包括珍珠瀑布、字母河和猎塔湖三个景区,风景各异,奇特迷人。其中猎塔湖除了其秀丽的景色外,还因发现有“水怪”,被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

猎塔湖“水怪”的传说

  猎塔湖原名黑海子,“猎塔湖”是以最早向外界宣传它并长年坚持在湖边观察“水坚”的洪显烈和尔塔两人的名字命名的。

探寻四川九龙猎塔湖“水怪”疑似消失千年的克柔龙

  1998年有一猎人打猎经过猎塔湖时,发现水中有“水怪”,回到村后,将此事说给大家听,村中有4个小伙子,认为是鱼,便相约提着水桶、鱼网,想上山到湖里去捞鱼,拿到县城去卖,谁知刚走到湖边,就被一块突如其来的鸡蛋大的冰雹打下了山,从此,就再也没人敢触动湖水。当时洪显烈和尔塔听说此事后,怀着好奇的心情,带着干粮、帐篷、相机上到湖边,守了3天,有幸看到了“水怪”,并拍下了模糊的照片。

  为了弄清楚“水怪”究竟是何物,从1998年至今,他们两人每年都要上到湖边几次,一住就是几天甚至半个月,观察“水怪”,而且多次看到了“水怪”,并用相机和摄像机记录了下来。在去年11月,他俩还带着中央电视台西部频道的记者,在湖边住了4天,也拍到了“水怪”。

  由于拍摄距离都在500米左右(距离近了,“水怪”不出来),所以拍到的“水怪”影像均模糊不清,它到底是什么生物,至今仍然是个谜。

  这几年来,有些当地的藏、彝族人以及修景区道路的民工也在湖边看到过“水怪”。

  根据洪显烈和尔塔两人的介绍以及我们从其他人那里了解到了情况,综合起业,“水怪”有以下几个特征:

  一、有大、有小、小的约1至2米,大的经3至4米,背部呈暗红色。

  二、游动时,有时在离水面十几厘米的水中象潜水艇一样迅速向前游动,时速可达40公里/小时左右,并在水面犁开两道浪花,游动时间一般在3至4秒钟。有时在水面快速转圈游动,顺时针游五、六圈,然后再逆时针游五、六圈。有时又象蝴蝶一样,在水面打转转。

  三、春、秋季出现最多,冬季可能冬眠,并把半米厚的冰层顶开三至四个直径约半米的大洞,做呼吸用。

  四、估计以湖底水草作为食物,经常可以看到大把大把被吃掉了茎部的水草浮在水面上。

  听了大家的介绍,更增添了我们探寻“水怪”的兴趣。猎塔湖就在我们面前的雪山上,约五公里的山路,这时已是下午5时多,我们决定第二天一大早上山。

  接待站的朋友给我们准备了一顿可口的晚餐,菜种类虽不多,但都是地地道道山里的土特产,有用放养的山猪做的彝家砣砣肉,还有几种现采集的野菜,大家吃得正香的时候,尔塔又从指挥部端来了亲手做的另一种风味的彝家砣砣肉和烤玉米饼,还带来一瓶江津白酒,为我们接风。

  尔塔给人一种典型的彝家汉子形象,朴实、憨厚、穿着非常朴素,你一个山民。他是彝族族著名的诗人,现在九龙县旅游局工作,他的诗歌作品经常发表在国内的报刊、杂志上,并多次获奖,而且能歌善舞,是彝家一名不可多得的人才。

  吃罢晚饭,接待站的朋友们以及修路的民工和我们一起围在火炉旁联欢起来。大家一边喝着清茶,一边唱着歌,尔塔抱着一把吉它,给大家伴奏,热闹非凡,直到很晚。

  晚上,一轮圆月悬挂在纯净的天空上,出奇的大,出奇的亮,大家没有睡意,坐在房外石头上,邓文在月光下记着日记,我则望着天空,寻觅着卫星的踪迹……

寻觅“水怪”

  第二天早晨,我们6时半起床,洗漱、吃早饭,7点30分出发。从接待站到猎塔湖可以租马骑上去,我们选择了徒步。

内容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