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数领导干部吃利差 严防国有平台公司成腐败温床
本文摘要:少数领导干部吃利差 严防国有平台公司成腐败温床

  少数领干部利用职务便利暗箱操作、吃利差、搞利益输送

  严防国有平台公司成腐败温床

  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韩亚栋 薛鹏

  浙江省淳安县纪委监委强化对城建、交投等国有投融资平台公司的监督力度,根据行业特点,分析研判廉政风险,有针对性地开展精准监督,严查党员干部插手干预工程项目、违规进行关联交易等问题。图为该县纪检监察干部和交投集团纪委联合到国道施工现场督查了解相关情况。毛勇锋 摄

  2022年1月5日,四川省纪委监委发布消息,该省能源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委员、董事罗毅接受审查调查;2021年12月1日,广东省纪委监委发布该省铁路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副书记、总经理王刚被“双开”消息;2021年11月30日,甘肃省纪委监委发布消息,该省电力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党委委员、副总经理刘晓黎被开除党籍……近期,纪检监察机关持续通报典型案例,释放了坚决查处利用国有投融资平台公司搞利益输送新型腐败案件的鲜明信号。

  近年来,不少省、市、县成立了“城投”“交投”“水投”“文旅投”等地方国有平台公司,在地方经济发展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然而,一些平台公司偏离设立初衷,有的利用政府项目、政策倾斜、资金集中的业主优势,在工程发包中暗箱操作;有的在融资、举债过程中吃回扣、吃利差;有的在土地整理经营上冒用身份低价承包、高价租赁,肥一己之私。

  十九届中央纪委五次全会指出,要清醒看到“传统腐败和新型腐败交织”等问题。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切实加强对国有投融资平台公司新情况新问题的研究,把查办的案件剖开来看制度缺失、责任缺失、监管缺失,采取针对性措施,通过专项巡视巡察等方式,及时发现、及时查处相关问题,促进平台公司不断完善治理结构,防止平台公司成为滋生腐败的温床,一体防范廉政风险、债务风险、金融风险、社会风险。

  1 总经理把城投公司当自家“小菜园”,7年多时间受贿3500余万元,涉及棚改等多个城建项目

  一个个箱子被打开,一沓沓现金出现在办案人员眼前:整齐包装码放的钞票,基本上都没有被拆开,有些钞票由于长时间存放已经发霉。经清点,这样的箱子共计15个,存放在3个不同地方,总金额达3500余万元……这一幕发生在陕西省纪检监察机关查办张汉安案过程中。

  张汉安,陕西省汉中市城投办原主任、市城市建设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原总经理,2020年1月被“双开”,后因犯受贿罪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6个月,并处罚金200万元。经查,在城投公司工作7年多时间里,张汉安共收受贿赂3500余万元。

  汉中市城投公司是组织管理汉中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和项目开发的投融资公司,负责汉中重大开发项目的年度投资建设计划,审查建设项目方案、规划和设计,组织实施全市重点基础设施项目建设,属国有投融资平台公司。

  张汉安任职市城投公司期间,正值汉中市加快中心城区西扩、一批重大项目全面上马的时期,其中,城投公司负责组织实施龙岗新区建设、城市道路、棚改项目等重要工程。作为公司“一把手”,张汉安在重大项目的决策选择、招投标、资金使用等方面独断专行,经常对项目决策开发、招投标、资金拨付等事项自己拍板。

  “大企业、私营老板有求于我,经常举办宴请,动辄名烟名酒、高档酒店会所,时间一长我就习以为常,觉硭Φ……”在与商人老板的交往中,贪图享乐的思想在张汉安心中潜滋暗长,逐渐产生了“为别人办事得到回报理所当然”“我的能力不差,收入也要跟上”等错误思想。

  于是,除了频频与商人老板觥筹交错、推杯换盏外,张汉安开始大肆收受礼品礼金,从高档酒水到高档相机,从金银制品到现金消费卡,他来者不拒。

  随着思想堤坝的失守,张汉安的贪腐之门越开越大,在公司事务上越发独断专行,听不进去任何不同意见,经常抛开集体决策和监管,硬着头皮上项目。

  张汉安多次违规审批建设项目:在某棚户区改造项目中,收受1150万元,帮助某建筑公司及个人进场施工并顺利中标项目;收受某公司合伙人200万元后,要求城投公司财务人员暂缓征收该公司所欠债务;拿到承包商送来的450万元“感谢费”后,安排城投公司财务人员向其支付工程款。

  张汉安在项目建设上急功近利、好大喜功,不顾公司资金承受能力,盲目举债、铺摊子、上项目,引发连锁反应。其在任期间上马39个项目,其中11个在建项目估算总投资约104.6亿元,资金缺口高达75.34亿元。为弥补资金缺口,张汉安采取向银行抵押贷款、向私营企业高息借款、上新项目解决老项目资金难题等方式,致使公司债台高筑,棚户区改造等多个项目暂缓或停工,群众因拆迁安置、拖欠工资等问题不断上访。

  据办案人员介绍,张汉安肆意妄为,甘愿被“围猎”,在重大项目决策、招投标、资金拨付等环节为不法商人提供帮助,收受贿赂多达110笔。“张汉安收受贿赂涉及项目多、次数多、数额大,是汉中市建市以来违纪违法金额最大的案件,社会影响极其恶劣,教训十分深刻。”

  在接受审查调查期间,张汉安反思说:“我把城投公司当作自家‘小菜园’,公私不分、肆意伸手,从开始的半推半就发展到来者不拒,想起来真是羞愧难当、无地自容。”

  2 国有投融资平台公司开发资源丰富、建设项目多、资金量大,利用其搞利益输送的新型腐败案件频发

  地方政府投融资平台是指地方政府及其部门、机构等通过财政拨款或注入土地、股权等资产设立,承担政府投资项目融资功能,并拥有独立法人资格的经济实体。平台公司主要承担融资和建设两大任务,即为地方经济和社会发展筹集资金,并承担基础设施建设、公共服务项目的具体建设任务。

  地方融资平台作为一种融资方式,有助于解决地方政府部门的融资难题,促进地方基础设施建设和经济社会发展。但与此同时,一些国有投资融资平台公司管理不规范、监管不到位,使得国有资产成为个别腐败分子的“唐僧肉”。

  有的利用公司在政府项目、政策倾斜、资金集中等方面的优势,在工程发包中暗箱操作。杭州市实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原总经理骆旭升,在某大型综合体项目工程中大搞利益交换,受贿金额数百万元。项目工程承包商潘某为感谢骆旭升在施工建设、项目协调、费用结算上卣眨群笏透纸30万元,后又送其公司3%煞荩貌糠止扇ㄔ当时价值424万余元。四川省成都市锦江区城投公司原董事长周忠利用职务便利,将锦江某绿化及道路养护维修工程项目发包给特定关系人后收取“感谢费”。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