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〇一九年脱贫攻坚成就掠影
本文摘要:行百里者半九十。在脱贫攻坚战的决战决胜期,要一鼓作气、顽强作战,坚持目标不变、频道不换、靶心不散,在党的坚强领导下如期打赢脱贫攻坚这场硬仗

在四川省巴市巴州区化成镇长滩河村搬迁扶贫安置点,一座座新楼点缀山间,分外醒目。“以前,家里的房子特别破,现在通过扶贫搬迁住进新楼房,摘了穷帽,真是做梦都想不到。”说这番话时,站在自家新楼前的张琼芳老人幸福感满满。

这样的生动事例,在各地的脱贫攻坚场上随处可见。举旗定向,鼓足干劲;一鼓作气,顽强作。一年来,与绝对贫困的决战正在各地如火如荼进行;波澜壮阔的脱贫历程,正在让世界人口最多的发展中大国告别农村绝对贫困。

“预计到今年年底,全国95%左右现行标准的贫困人口将实现脱贫,90%以上的贫困县将实现摘帽,再经过2020年一年的努力,困扰中华民族几千年的绝对贫困问题将得到历史性解决。”国务院扶贫办主任刘永富说,在发展中国家,只有中国实现了快速发展和大规模减贫同步,贫困人口共享改革发展成果,彰显了中国共产党领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政治优势。

产业支撑、精准施策:减贫成就世界瞩目

初冬,江西省定南县历市镇赤水村,村民钟爱华的10亩油茶林,白色茶花开满山坡。山的不远处,钟爱华正在晾晒今年采摘的油茶籽。

“尽管下半年天气干旱,但抚育措施跟上了,今年第5年就结出了1500斤油茶鲜果。”钟爱华一脸得意地说。

捧着油茶籽,念叨着油茶丰收的前景,钟爱华心里满是欣慰。“油茶产业投资周期长,见效益慢,对于贫困户来说是个‘难熬’的产业,好在有政府的好政策。”钟爱华说,买苗费政府全额补,每亩油茶还给贫困户补贴800元,让贫困户有了一份长期增收的产业。

产业打基础,脱贫有保障。近年来,我国加大对贫困地区尤其是深度贫困地区扶持力度,共实施扶贫产业项目超98万个,累计建成各类扶贫产业基地10万个以上。

“目前我国剩余贫困人口大多集中在自然条件恶劣、生态环境脆弱的深度贫困地区,相当大部分是因病因残致贫、缺乏劳动能力的特殊困难群体,脱贫难度大。要聚焦深度贫困地区和特殊贫困群体,切实提高脱贫质量,增强脱贫的稳定性和可持续性。”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所长魏后凯说。

哪里是“硬骨头”,脱贫攻坚的靶心就指向哪里——

疾病是很多深度贫困地区致贫和返贫的主要原因,为确保贫困人口脱贫、防止返贫,我国加强深度贫困地区基本医保、大病保险、医疗救助,成为防止老百姓因病返贫的重要保障;

山大沟深,苦寒穷困,一方水土养活不了一方人,那就搬出大山——“十三五”期间,我国计划易地搬迁1000万左右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到去年底已完成870万贫困人口的搬迁建设任务,今年剩余任务将全部完成;

为补齐教育扶贫短板,我国加大投入,实施免费午餐、免收教材费等措施,健全资助兜底保障机制,不断提升贫困地区教育质量和水平……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年均减贫超过1300万人,全国贫困发生率从10.2%下降到1.7%,创造了中国减贫史上的最好成绩,成为世界上减贫人口最多和率先完成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遥蚣跗妒乱堤峁┝酥泄腔酆椭泄桨浮”国务院扶贫办副主任陈志刚说。

一鼓作气、顽强作战:不获全胜决不收兵

阴冷的初冬早晨,薄雾还未散去。南充嘉陵区谢家庙村五社村道旁的荒坡已聚集了十几位大嫂,她们在工业和信息化部派驻谢家庙村第一书记陆瑞阳的指导下,将拌好的羊肚菌种洒进一周前细耕好的地里,再像种麦子一样,用耙子把土盖好。羊肚菌,这个名贵的“菌中之王”就完成了它的生长第一步——着床。

为了带领村里发展产业脱贫,陆瑞阳和村民开始了新探索。在羊肚菌产业发展中,采取混合所有制模式,吸纳部分农户入股;产业获得收益采用“三三制”分配,三分之一用于解决贫困户“两不愁三保障”突出问题和临界家庭生活保障,三分之一用于产业拓展,三分之一注入村公益基金。

在第一书记带领下,谢家庙村的产业逐渐发展起来了,村容村貌漂亮起来了,村民的日子越来越红火了。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和国家机关各部门先后选派挂职干部和驻村第一书记1727名,投入和引进帮扶资金713.7亿元;自2015年“万企帮万村”活动开展以来,已有5.54万个民营企业参与帮扶,帮扶贫困人口数达755.98万人——广泛动员全社会力量共同参与脱贫攻坚,是我国扶贫开发事业的成功经验,彰显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制度优势。

“打赢脱贫攻坚战,必须更广泛地动员全社会参与。脱贫攻坚要充分发挥行业扶贫、专项扶贫、社会扶贫的作用,构建政府、市场、社会协同推进的大扶贫格局。”华中科技大学社会学院教授向德平说。

为广泛凝聚脱贫攻坚力量,国务院扶贫办提出要深化东西部扶贫协作和定点扶贫,继续签订协议书和责任书。深化消费扶贫,把消费扶贫纳入东西部扶贫协作和定点扶贫考核评价内容,积极创造社会参与的有效平台,落实社会参与的激励措施,调动更多力量参与脱贫攻坚。

频道不换、靶心不散:向全面小康阔步迈进

“刘书记,怎么又到村里来了?最近都挺好,没事不用天天跑哟。”安徽省亳州市利辛县汝集镇朱集村村头,贫困户周学正看到驻村第一书记刘双燕从三轮车上跳下来,迎到她跟前说,今年真是发了“羊财”。

“3年前,村里发了种羊,刘书记说不要卖了,也不要吃掉,要羊生羊、发‘羊财’,没想到靠这个还真脱了贫。”周学正脸上露出笑容。

今年是刘双燕驻村的第9个年头。朱集村2016年就已顺利脱贫,目前已建成200多亩特色种植养殖基地,全村种植经济林木379亩,惠及贫困户190户378人,村民们的生产生活条件越来越好。

摆脱贫困如逆水行舟,一篙不可放缓。摘帽不摘责任、摘帽不摘政策、摘帽不摘帮扶、摘帽不摘监管,“四不摘”政策,正在给深度贫困地区贫困群众服下“定心丸”,让他们在巩固的基础上改进脱贫效果。

今年6月至9月,国务院扶贫办会同中央组织部等12个部门组成工作组,对2018年贫困县的退出情况进行了抽查。抽查结果显示,脱贫县退出质量进一步提升,脱贫摘帽步伐明显加快。

数据显示,283个脱贫摘帽县中,有86.57%的县未发现错退,90.46%的县未发现漏评,81.27%的县既未发现错退又未发现漏评,较2017年分别提高10个百分点、5个百分点和15个百分点。283个贫困县脱贫摘帽后,全国共有436个贫困县脱贫摘帽,占全部贫困县的52.4%,贫困县退出进程已经过半。

船到中流浪更急,人到半山路更陡。目前还有1660万贫困人口没有脱贫,“三区三州”还有贫困人口172万人,脱贫攻坚任务依然艰巨。

行百里者半九十。在脱贫攻坚战的决战决胜期,要一鼓作气、顽强作战,坚持目标不变、频道不换、靶心不散,在党的坚强领导下如期打赢脱贫攻坚这场硬仗。

《光明日报》( 2019年12月11日 0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