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储备粮宁乡直属库400吨储备粮消失 26人认罪认罚
本文摘要:中央储备粮宁乡直属库400吨储备粮消失 26人认罪认罚

  几个不务正业一心想发大财的人精心绘制了一幅“发财蓝图”,吸引来二十多个粮贩和运粮司机,他们利用一个小小的遥控器“偷走”了400多吨储备粮,涉案金额近百万元。

  经湖南省宁乡市检察院提起公诉,近日,该案被告人张某亮、王某安被法院以诈骗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零三个月、十年零一个月,各并处罚金3万元,其余24名被告人也都受到了相应的处罚。

  400多吨粮食凭空消失

  问题竟然出在地磅上

  2019年8月的一天,央储备粮宁乡直属库有限公司(下称“宁乡直属粮库”)在对这季收购的早稻进行归仓平整测量时发现,账面上的数字和仓库的适肯嗳ド踉叮400多吨粮食不翼而飞了。“这可真是怪事,进库的时候明明是算足了量的,怎么今天一盘点,少了这么多?”宁乡直属粮库人员小周百思不得其解。

  粮仓内安保严密,400多吨粮食,若要一次性拉走,少说也得动用二十几辆货车,如此阵仗势必会惊动工作人员,这么多粮食绝不可能在众人眼皮子底下凭空消失。那么,到底是谁“偷”走了粮库里的粮食?消失的粮食又去了哪里?

  经过一番自查之后,宁乡直属粮库排除了存在“内鬼”的可能性。无奈之下,只好请来技术人员对粮库内的电子设备进行了一次全方位的检修,不查不知道,一查果然有猫腻。真相浮出水面。

  技术人员发现,粮库计量室的称重计量仪电路板被人为加装了小块电路板以及天线,该装置经过遥控器指挥,可以任意改变称重计量仪上显示的数字。

  技术人员表示,该装置需要懂电子技术的专业人员才能制作出来,若要将其装在称重计量仪上,还需要其他人员的辅助配合。只需螺丝刀、电烙铁、焊锡丝三样东西,专业人士用时10分钟就可完成整个安装过程。安装完成之后,人在外面操纵遥控装置发射信号,称重计量仪内部的装置接收信号,就能影响集成电路板改变计量仪上显示的重量。如此,便可通过控制遥控器,使得运粮车上地磅称重时与车辆自身的重量不相符。这样一来,账面数字和实际数量当然也就对不上了。

  果然,工作人员在调取过往监控录像的时候发现,2019年7月15日凌晨1点多钟,有两名陌生男子戴着帽子和口罩,手里提着工具箱,从后门潜入粮库,十几分钟后,计量室的门被打开了,两人进入计量室后,还有意用物品将室内的监控遮盖起来,半小时后才离开……

  此外,监控显示,7月16日至7月22日收粮期间,有3名中年男子总在计量室外走来走去,神色紧张,他们既非粮贩也非运粮司机,只要有蒙着油布的运粮车过磅称重,就将手放在裤子口袋处摸摸索索,还不时抬头张望计量室外面的重量显示屏。这些反常的举动似乎再次验证了技术人员所言。

  “问题原来出在地磅上。”工作人员恍然大悟,随后报警。8月21日,宁乡市公安局经过初步审查,于翌日立案侦查,并依法对宁乡直属粮库进行现场勘验。

  此后不久,王某等7人主动投案,其余犯罪嫌疑人也陆续被公安机关抓捕归案。几个月内,该起案件的犯罪嫌疑人多数落网,包括干扰器安装人员、粮贩、运粮司机,人数多达26人。

  经讯问,到案犯罪嫌疑人如实供述了案件事实,该案告破。

  虚增重

  “注水”粮食瞒天过海

  人称“亮哥”的张某亮一直有赌博恶习,他与本案的另外两名犯罪嫌疑人王某安、何某平(在逃)同为湖南益阳人,他们文化程度不高,平时主要以务工为生。

  据张某亮交代,2019年7月中旬的一天,相熟的何某平打电话约他见面,并介绍了陆某清(在逃)、王某安给他认识。在吃饭聊天的过程中,何某平试探性地开了口:“兄弟,我们这有个赚钱的门路,有没有兴趣一起搞?”想到最近打牌输了不少钱,刚好手头比较紧张,张某亮马上回答:“搞!有钱赚还不搞。”简单了解了一下“发财门路”,4人一拍即合,决定即刻前往宁乡进行“实地考察”。

  到了宁乡已是晚上,4人在宁乡直属粮库附近的一家旅社住下了。安顿好后,陆某清开始向众人详细描述起他的“发财蓝图”:“我可以在宁乡直属粮库的地磅上安装一个设备,再喊人到宁乡粮库来送粮,在过地磅称重时,我们通过操作遥控器虚增粮食重量,就能多骗粮库的钱。这个事情肯定是有风险的,你们想清楚了。”张某亮当即表示:“来都来了,那就干吧。”另外二人也都点头同意。

  凌晨1点多钟,除王某安因感冒留在房间休息,张某亮、陆某清、何某平从床上爬起来,戴上了事先准备好的帽子和口罩,开车前往粮库。偷偷潜入粮库后,陆某清和何某平去地磅房(即计量室)开锁,张某亮则躲在地磅房附近的绿化花坛里面观察动静。折腾了十几分钟后,门打开了,陆某清返回车上拿设备工具,回来时喊张某亮戴上手套,进来帮他打下手。二人进入地磅房后,陆某清立刻把头上的帽子摘下来挂在地磅房的摄像头上遮挡住监控,张某亮将地磅主机抬起来,陆某清拿出工具把主机的螺丝一一拧开,打开主机盒后,又熟练地在里面的电路板上安装了一个设备(干扰器)。

  完成后,陆某清掏出一个遥控器进行测试,据张某亮等人事后描述:“白色遥控器长10公分左右,宽约5公分,在遥控器顶端有一根天线可以扯出来和ィ?仄魃嫌辛礁霭醇桓龀稀⒁桓龀拢闯系陌醇涂梢孕樵鲈5吨的重量,按朝下的按键就可以使数值重新归零。”一切安排妥当后,陆某清取回自己的帽子,和同伴返回宾馆,此时已是7月15日凌晨3点钟。

  第二天一早,为了掩人耳目,经过商量,张某亮、王某安、何某平决定以在宁乡直属粮库有熟人可增加称重的说法,各自邀集相熟的粮贩向宁乡直属粮库出售粮食,由粮贩组织运粮司机从沅江市、汉寿县等地将稻米运送至该粮库,并要求司机将运粮车辆蒙上油布。

  “郭某顺(粮贩,系该案主犯之一)还叮嘱我,要我送谷子的时候一定要用油布将车厢蒙起来,免得在过地磅的时候,我们的谷子明显比别人少但是重量又多,地磅员会怀疑。”运粮司机潘道元表示。

  当有运粮车上地磅称重时,张某亮、王某安、陆某清轮流在地磅房窗口操控藏匿在裤袋里的遥控器,使每车粮食的重量虚增5吨左右,待运粮车称重结束下地磅时,3人再操控遥控器使地磅读数归零。

  按照宁乡直属粮库每吨粮食2400元的收购价,每车次的获利金额约为1.2万元。根据约定,张某亮等4人每车次可获利5000元,4人平分,运粮司机每车次可分2000元至3000元不等,余下的给粮贩。

相关内容

内容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