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相房玄龄如何卖萌
本文摘要:天底下有没有铁板一块的阵营?恐怕没有。甚至连小家庭,也随时都有意见相左、思想迥异的时候。别以为亲情可以熔化固化一切,古往今来,父子不睦、夫妻成仇的惨痛例子数不胜数。 管好身边人、治好家里人,预防后院起火,已不仅仅是传统儒家修齐治平的信条了,

  天底下有没有铁板一块的阵营?恐怕没有。甚至连小家庭,也随时都有意见相左、思想迥异的时候。别以为亲情可以熔化固化一切,古往今来,父子不睦、夫妻成仇的惨痛例子数不胜数。
  
  管好身边人、治好家里人,预防后院起火,已不仅仅是传统儒家“修齐治平”的信条了,而是世界众多国家公职人员彩丁
  
  初唐名相房玄龄是一位典型的儒生,史载其“治家有法度”。但比起颜之推、曾国藩等,相差甚远。因为房相治家不务实,尽卖萌了。
  
  房玄龄的妻子卢氏,刚烈有余,智慧不足,难称其职。据《新唐书·列女传》载,“房玄龄妻卢,失其世。玄龄微时,病且死,诿曰:‘吾病革,君年少,不可寡居,善事后人。’卢泣人帐,剔一目示玄龄,明无它。会玄龄良愈,礼之终身”。这个故事流传极广,勿需翻译了。
  
  记述者用一“诿”字,形象贴切,把房玄龄的萌点诟病得体无完肤。想想也是,你若真死了,妻子改嫁与否,你老房做不了主;若真心为妻子考虑,可以提前拟好休书,光叮嘱有个屁用。隋唐时关于婚姻的律条,以老房饱读之人,又不是不知道,何必以退为进跟妻子耍心眼儿?
  
  卖萌的结果,没得到贤内助,却欠下一辈子感情债。卢氏损一目,性情变得乖戾,以“至妒”闻名当时。《隋唐嘉话》云:梁公(房玄龄封爵梁国公)夫人至妒,太宗将赐公人,屡辞不受。帝乃令皇后召夫人,告以媵妾之流,今有常制,且司空年暮,帝欲有所优诏之意。夫人执心不回。帝乃令谓之曰:“若宁不妒而生,宁妒而死。”曰:“妾宁妒而死。”乃遣酌卮酒与之,曰:“若然,可饮此鸩。”一举便尽,无所留难。帝曰:“我尚畏见,何况于玄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