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专门伺候皇帝下体的官员
本文摘要:有读者问:知道古代有用钱捐官的,那么有没有用钱贿赂当翰林院学士,类似今天的科学院院士的? 不才如我,孤陋寡闻,没有见过这种史料、轶闻。用钱捐官,乃是在一个轻商、抑商的时代,有钱但身份卑微者向往用钱买个功名,跻身于一个尊贵的阶层。但实际上真正

  有读者问:知道古代有用钱捐官的,那么有没有用钱贿赂当翰林院学士,类似今天的科学院院士的?
  
  不才如我,孤陋寡闻,没有见过这种史料、轶闻。用钱捐官,乃是在一个轻商、抑商的时代,有钱但身份卑微者向往用钱买个功名,跻身于一个尊贵的阶层。但噬险嬲枥吹傧沃皇歉雒眩遣坏靡眩僬嬲硎碌摹F涫担谘Ф旁蚴说氖贝绞怯们韫γ侥芄淌颗┕ど痰纳缁峤峁埂D阒烙行┒髑前觳坏降模煲仓皇歉阌邢薅鹊匕臁S肫渌凳蔷杪颍蝗缢的鞘且恢志痈吡傧碌纳痛汀
  
  先秦论血缘军功,但寒士以一言一策,或可登庙堂掌权柄;两汉魏晋察举孝廉,士大夫自成集团,执拗凛然不可冒犯;南北朝文明凌夷,粗人践踏斯文自然不敢以文明自任,甚至在局部反而对学问之士有一种畸形的尊重。至于用钱贿赂当翰林院学士,在隋唐至明清的科举时代,尤为不可能。那些科举出身的人,可能政见不同、学问有别,但在维护科举出身的纯洁性方面,做到了极致。有些世家子弟,为了证明自己是真本事考上的,甚至对自己显赫的家世感到非常痛苦,觉得即便是自己真本事考进士,但起点比那些贫寒出身的人高多了,所以不如那些出身贫寒的人更值得赞美和尊敬。这方面的例子比如宋朝宰相李昉的儿子李宗谔,耻以父名得官,他父亲在京城当官,他自己反而一定要住在老家,非要靠自己的努力考上进士不可,坚决不要朝廷给的任何照顾和优待。
  
  至于像前铁道部部长刘志军举全铁道部之力,力推张曙光当院士那样给力的,能秒杀千古读书人。你能想象从前一个工部尚书会举全工部之力,推手下一个侍郎进翰林院吗?或者一个负责漕运的大员,举全部力量,推一个河道总工头进翰林院?在万恶的旧社会,编戏都不敢这么编,雷劈出来似的,观众不会信的。